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皇家88网址 > 皇家88网址 > 正文

  阿雄

  再回到老家的时候,虽然只隔了大半年,但阿雄的毛发摸起来没有以前那么柔软了,眼神中充斥着忧伤,阿雄真的变老了。舅奶在院子后面神神秘秘的和一个拖着自行车的中年男子说着些什么,随后发生的一切对我来说就如同晴天霹雳一般,阿雄被奶奶牵过去,然后阿雄被抱着装进了一个大大的麻袋中。阿雄的表情甚是疑惑,当时的我年龄比较小,就看见平整麻袋被阿雄在里面挣扎的很难看,我嗓子顿时哽咽住,泪却止不住的流,哭着哭着,越哭越感到很无力。我扯着嗓子问舅奶为什么?舅奶脸上的表情很平淡,对我的反应似乎很冷淡。阿雄在漆黑不到底的麻袋中拼命挣扎,哀嚎声不断

  我不知道它是否能够与忠犬八公相媲美,但有它的存在,我的童年便温馨了很多

  我的童年是在舅奶家度过的,舅奶、舅爹对我很好,直到现在,我一有假期,便回老家看望她们。在我小的时候,村庄里不少青壮年都离开村庄,去外面打工赚钱了。连小孩子都不多了,都去城里接受良好的教育了。

  在老家的时光里,与我朝夕相伴的便是阿雄了。阿雄它是一条土狗,是舅奶从邻居家抱回来养的,阿雄小的时候长得圆滚滚的,甚是可爱。它名字的由来已随时光的齿轮远去,消失在风中。阿雄这名字记不得是谁取的了,不过大家都觉得挺顺口的。

  随着阿雄的长大,褪去了可爱萌宠的脸庞,增添了几分狼狗的野性。可它的性格却始终如一的好。农忙时分,城里的大人们都回来了。房前屋后,充斥着忙碌的身影,农忙的间歇时欢声笑语不亚于过年。我和阿雄总喜欢去田里看大人收麦子,老家堂屋前有一条一米多宽的路,我会和阿雄赛跑,它虽然不是人,可和它天天在一起,总有心有灵犀之感。我往老家稻子田跑时,它便在后面追起我来。每回都是我先跑,可总被它给后来居上。这时我会耍点小聪明,我会立刻往后转向田埂,这时阿雄立马跑回来再转弯。我知道狗直线跑的速度很快,可狗却不太会转弯。有时候我在想这也是它与猫之间的区别呢?我总是喜欢捉弄阿雄,可它却不生气。大概可能是我和它在一起很久了吧!夕阳西下,我喜欢倚在柔软的稻草上,看着夕阳。阿雄不知何时趴在我身边,它朝着远方望去,若有所思,不时哀嚎几声。阿雄这个年龄,在人类中,已到了青壮年。尽管我不懂它的语言,可我能够读懂它的声音。

  后来,父母接我去城里念书,他们说城里的教育比乡下好。因为当时年龄比较小,很多事情记不清了,记不得自己那时离开阿雄的心情,记不得当时阿雄是否不舍。

  每当假期的时候,我都吵着要回老家。每次我们的车开到老家后面,阿雄像是闻到我们身上的味道一样,欢呼雀跃地跑出来迎接我们。阿雄的胡子已经有星星点点的白胡子。按它在狗家族年龄已经达到人类中的中年了。阿雄最喜欢的就是我把骨头抛在空中,然后阿雄跳起来,吃到嘴里。

  到了傍晚,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和它依偎在一起看日落了。车子缓缓地行驶在乡间小路上。夜幕降临,车的前灯光射出了好远。车子行驶的时候,心里惴惴不安,总在担心着什么,可又不知道有什么不妥。我无趣的向后看了下,老家那几个屋子渐变渐小。突然发现有一物体跟在车的后面,我告诉了父母。父亲立马停下了车,我下了车一看,原来是阿雄。只见它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尾巴不停地摇摆。我摸摸它的头说: 回家吧! 它只是呆在原地,发亮的眼睛似乎噙着泪,像是分别的样子,母亲说: 过会它就回家了,它这是在送我们。 我从来没想过狗会哭,可它却看着我流眼泪。父亲催我上车,天色已晚。我回到车上,瞬间一股温暖的东西侵袭了我的脸庞,心中隐隐作痛。假若眼泪是会骗人的,可是心也会跟着痛呢?就这样,车子继续行驶,过了一会,我再向车后面望去,已不见它的身影。也许,它累了。也许,它只是送送我们。我无从猜想,但从此之后,我的时光中也鲜有这种让我感动得一塌糊涂的事情

  我再回去的时候,就如开头所说的那样,阿雄被卖了

  后来我也没去问舅奶,为什么要把阿雄卖了,只是母亲说: 阿雄老了,不卖,也看不了门。 我当时竟然什么都没反驳,只是心中很是忧伤,可能舅奶一直对我很好,她说的话都是有道理的。

  时光荏苒,每次回老家的时候,看到小狗,总会想到阿雄。母亲说舅奶一辈子都比较节省,有时候,嘴上说不爱吃可大家吃剩下的都吃光了。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从没有怪过她,可能我渐渐读懂了她。夕阳西下,我总喜欢一个人看着麦田,思绪万千,甚至躺在躺在斜坡上,看着像棉花糖一样的天空,吹着凉爽的风。这样的感觉真好,只是旁边少了一只狗。一只叫阿雄的狗

  上一篇:张月纪演讲稿舍与得 下一篇:贫穷的作家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优美散文  |  精彩小说  |  世界名著  | 
皇家88网址_皇家88平台登录_皇家royal8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