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皇家88网址 > 皇家88网址 > 正文

  你能喜欢我多久

  阳光明媚,微风轻轻,草儿悠悠,桃花朵朵。

  纷纷飘落,是桃花雨,一望无际的粉红。

   你会喜欢我多久?

  她躺在草地上,望着躺在她面前的他,缓缓开口。

   永远。

  他抓住她手,想也没想。

   永远有多远?

  她对他的这个回答好似不太满意。

   直到你老,直到你死

  是种种深情。

   下辈子呢?

  她还是不愿放过他,总感觉爱一辈子不够。

  睡意袭来,渐渐地快要睡去。

  他不语,眼前是她放大的容颜。

   睡吧。

  她嘟嘴,你还没回答我,我不睡。

   等你醒了我再告诉你。 他声音轻柔。

   你说的,不许赖。 她总是这般天真。

   嗯,不赖。 眼神宠溺。

  轻轻地微风带着他身上好闻的体香拂入她鼻渐渐入眠。

  (二)

  眼前杀声一片,她不过是离开了一会。

  怎么就变成了现在这般模样,血映红了她的眼。

  她就这么站在府邸门口,已不知要做何反应。

  是恐惧与无能为力。

  黑衣人步步相逼的剑也忘记了闪躲。

  他拉起她就跑,回头她早已泪流满脸。

  他一阵心疼,他拉着她在草垛里蹲下。

  望着黑衣人走了好远,他才拉着她走出来。

   惜儿,走吧,这里已不能久留了。

  她未做应答,就这么任由他拉着走。

  集市上,议论声一片。

   你听闻了没有,昨日夏府可是惨遭灭门了,连牲畜都没放过。

   当然听闻了,一百多条性命,就这样说没就没了,最可怜还是那些丫环啊。

  茶铺前,两位老者摇头叹气,身后是男子头戴帷帽,女子面掩纱巾在细听着他们说什么。

  他拉着她走进小巷: 惜儿,这里已不能久留,我们也只能离开这里。

  她未做回答,心神好似还留在昨天。

  他搂紧她,让她听自己的心跳声,想传递她一些力量。

   那慕哥哥就带惜儿到京城去好不好

  她在他怀中点头,是默认了他的做法。

  他握紧她双手,生怕她走丢一般。

  却忽略了身后晃动的人影。

  (三)

   惜儿,你在这呆着,慕哥哥引开他们。

   不要。 她捉住他手,不让他离开。

  脚步声越来越近。

   惜儿,听话,不要怕,

  他拥住她,她靠在胸膛听着他有力的心跳声。

   不 她死死抓住他手,不让他挣脱。

  泪水早已浸湿眼框,已不知哭了多少次,泪水怎也止不住。

  她怕,怕他这次真的再也不会回来。

  他挣脱双手,转身离开,泪眼前他的身影渐渐模糊。

  是多人的脚步声在门前经过。

  一天、两天、三天他还是没回来。

  等了三天,三天也没进食。

  她游荡在街上,全身无力,逢人便问。

   你看见慕哥哥了吗?

  路人望着全身邋遢的她厌恶地甩开她双手。

  她又紧追着另一个路人。

   你看到慕哥哥了吗?

  是同一种情境,力气大了几分。

  她体力不支,摔倒在地。

  路人一脸不屑,掉头离去。

  她挣扎着爬起,面前翩翩公子谈笑走过。

   慕哥哥 她用尽全身力气爬起,抓住男子的双手。

  眼里是重燃的希望,他厌恶的抛开她抓住他衣袖的双手。

  邋遢的双手在他的衣服上留下的手印。

  这次摔倒她没有再爬起,已是昏晕过去。

  他一脸冷漠,转身想离开。

  众人望着倒下女子纷纷围了上来,议论纷纷。

  他无奈只好命人将她带回府中。

  (四)

  床上的她动了动,睁眼。

  上好檀香木架子挂着淡紫色的纱帐。

  她巡视着房间,转头。

  长身玉立背对着她。

   你

   养好身子就赶紧走。

  他转过身,未等她问出口。

   慕哥哥 她想也没想就叫出声。

  他皱眉。

   在下沐云逸,并不是你口中的什么慕哥哥。

  她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抓住他双手。

   不可能,你一定是慕哥哥。

  他甩开她双手,转身离去,不愿再跟她废话。

  她跌坐床上。

   不是慕哥哥,那你们怎么会长得一模一样。

  她抱住身子。

   你不是他,那慕哥哥呢?那他去那了?

  (五)

   你身子也好了,什么时候离开?

  他总是这句话,好像见不得她在这多待一刻。

  她支支吾吾,鼓足勇气。

   我想留在这

  他端茶的手抖了一下,洒出了些许。

   你凭什么觉得我会把你留下。

   我 她低头,不敢看他。

   你想留下,我偏不想让你留下。

  他嘴上微笑,不可一世。

   那我就赖着不走了。

  是一脸倔强。

   那你就赖着,别在我府上赖着,门口不送

  他待她总是没好语气。

  可她就真的在府门口跪着,跪着三天,风吹雨打跪着。

  天下着雨,还能听到几声响雷,若她死在府门前,又是一阵议论。

  他冲出去,脸上一阵怒气,是没见过如此女子。

  摇晃着她 我到底那里欠你了?

   你救了我,我想报答你 她虚弱轻声。

   我不用你报答。 他怒吼。

   可是我想报答。

  她脸色苍白,感觉下一秒就要倒下。

  他无言,起身。

   算我输了,你留下吧。

   谢谢 才说完已晕倒在雨中。

  无奈他只能抱起她,近看,原来她也是有几分姿色,只是自己从未细看。

  (六)

  一晃就是一月,在他府上已待了一个月。

  听他吩咐给他买翠香楼的芙蓉糕。

  他总是这般刁钻,不是翠香楼的不吃。

  他对她总是百般刁难,可她总不觉得苦。

  守护着他就像守护着慕哥哥。

   你听闻了没有,在河涌那边发现了一具男尸

   嗯,听说面目全非早已看不清样子,死于一月前

  她拿糕点的手抖了一下,匆匆付钱,匆匆离开。

  路人是纷纷望着一路哭泣的女子,也不知她是为何事哭泣。

  她将糕点放在他面前,转身想离开,却被叫住。

  他却未发现她异常。

   怎么只有芙蓉糕,玫瑰酥呢?

   没有买吗,我现在去买。

  她未转身,想快速逃离。

   等一下

  他起身,离她是越来越近,轻抬她下颌。

  是两行清泪滑落,他放开双手,有些无措。

   你

  她快步跑开,关上房门。

   慕哥哥,你什么时候回来?惜儿好想你。

   你不是说过喜欢惜儿一辈子的吗?你都不在我身边,怎么么喜欢?

   还有下辈子呢,你还没给我答案呢。

  她轻轻抽泣,门外还是能听到她的抽泣声。

  (七)

  夜黑沉沉地,仿佛无边的浓墨重重地涂在天际。

  连星星的微光也没有,能听见被风吹着树叶 沙沙 声响。

  床上熟睡人儿双手挥动,是捉住什么。

  梦中是熟悉的桃花林,眼前好似有人影晃动。

   幕哥哥 她转身想追随那熟悉的身影。

  转身却早已不见,身后身影再次出现。

  她再次转身 幕哥哥,你在那,惜儿害怕。

  如此几次,她蹲在地下,就这么轻轻抽泣起来。

  从未发现自己是那么爱哭的一个人。

  双臂的间隙一双蓝色靴子出现眼前。

  她迅速抬头,是她最熟悉的笑颜。

   幕哥哥 她扑进他怀里,环住他腰。

  生怕他再一次逃离,她头枕在他心脏的地方,听着它有力的跳动。

  是前所未来的心安。他轻拍她后背。

   惜儿,不怕,幕哥哥陪着你 他声音还是以前那般温柔。

   嗯 她是一刻也不愿松手。

   惜儿,我要走了,我其实就是来告别的,对不起,不能一直陪着你了。

   下辈子,如果真有下辈子希望不要遇见我,因为我除了让你哭泣,从未让你开心。

   找个爱你男子好好活下去,不要想着报仇,我希望我的惜儿永远那般善良可爱。

   不 她用尽全身力气搂紧他,却还是于事无补。

  他在慢慢消失,她伸手抓住,抓住的只是空气。

  大叫一声醒来,额头冷汗淋漓 幕哥哥。

   这只是个梦而已,只是个梦 她轻声安慰自己。

  下一秒已痛哭出声 是梦那为什么是告别?

  (八)

  意识在慢慢消失,她好似望见了他在她面前招手微笑。

  手腕伤口血在蔓延,她脸色苍白,嘴角却挂着微笑。

  她想拉住他伸出的双手,却怎么也抓不住,绊倒在地。

  桌上,椅上,床上每处都滴着血迹,房间内是一股血腥味。

  他终于忍不住将房门踢开,眼前却是这番场景。

  房间到处血迹,她躺在地下,伸手是想抓住什么,

  面带微笑,根本无心理会手腕伤口,任由它肆意。

  他身体像是什么被抽空了一般,心是一阵抽疼。

  他快速上前扶起她身子 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

  他在她门外站了一夜,听到的除了幕哥哥还是幕哥哥。

  这男子在她心中的位置到底是多重要。

  是因为自己跟他得像,她才要留下来的吗?

  怀中的她早已因失血过多昏死过去。

  他大喊着叫来下人唤来大夫。

   只是一时急火攻心

   她手腕上的伤 他有些着急。

   发现及时,并无大碍,多吃些补血的食膳便可。

  他望着床上昏睡的她,却不知心中情愫在变化。

  (九)

  续:

   我姓沐,不姓慕,你听清楚了没有。

  他完全丧失了理智,不顾她的虚弱用力将她摇晃。

  厢房里众人低头,不敢言不敢语,全是他的咆哮声。

  只因她醒来喊的是慕哥哥。

   对不起,对不起。 她嘴里一直重复着这句。

   你除了会说对不起,还会说什么?

  他反而更气了。

   对不起,我其实就是一扫把星。

  还是对不起,他不再摇晃,转身离去,不再看她一眼。

  没了他扶着她双肩的手,她无力地睡倒在床上,眼神空洞。

  嘴里还喃喃着: 对不起,对不起。

  自那日后,就再也没见过他,就算见了也是不看她一眼。

  径直从她身旁走过,不再刁难她。

  她收拾了几件衣裙,拿了些银两,拿了小包袱,就这么匆匆出了房门。

  离大门是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快要踏出大门的那一刻。

  手肘让抓住,回头,是他的一脸怒气。

   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想走了?难道你就舍得这张脸了?

  他手中有刀,近点再近点,脸颊已是鲜血直流。

  她急忙在包袱中寻找纱布,想为他包扎。

  他甩开她想碰触他脸的双手,转身离去。

   你若是敢离开,那我就毁了这张脸。

  她跌坐石阶上,她只是不明白他为何要这般伤害自己。

  (十)

  每日府上都能看见几位穿着清丽的女子。

  他俯在她们耳边轻声说着什么,随后一起哈哈大笑。

  她在他们身旁站着,以随时听他的使唤。

  还有他怕她又再一次偷偷地逃跑。

   站着做什么,叫你过来倒酒,你是聋了吗?

  俯在他怀中女子大声呵责。

   是、是、是 突如奇来的大叫让走神的她有些慌乱。

  桌下不知是谁的脚,她一个踉跄向椅角撞去。

  眼前昏天黑地,扶着椅手爬起,身旁是那些女子的嘲笑声。

  额头有血迹,他邹眉,用力,怀中女子倒地,有些不解的他的怒气。

  他过去扶着她身子,大吼 滚。

  不知自己到底做错了何事,她们有些不快地散去。

   谢谢。 她柔声。

  他心中一颤,不知她的一句谢谢也可以让他有情绪波动。

  脸上却还是那不为所动的神情: 嗯。

  (十一)

  厢房里是下人端着水盆着急进出。

  她站在床边握紧双手满脸着急走来走去。

  他突然晕倒,着实是吓坏了一众人。

  大夫坐在床沿为他把脉,脸色沉重。

   大夫,他? 望着大夫脸色沉重,她有些害怕。

  大夫摇摇头,叹气: 沐公子这是白血症。

   白血症 她脸色顿时惨白。

  白血症不为绝症却也难治,必须找相同血液之人进行换血。

  才能保住性命,且有风险,稍有不慎,当场毙命。

  她眼泪又下来了,为什么她身边的人都要一个一个离她而去。

  她上前紧握他双手,他抬头抚去她眼泪:

   你怎么那么爱哭,从认识你到现在每日都能看见你掉眼泪。

   难道是我太玉树临风,把你帅哭了? 她哭地更凶。

   都什么时候了还在开玩笑。

   好啦,不哭了,又不是不治之症,大夫不是说了有得治吗。

  他声音轻柔。她仿佛看到了他的影子,脱口而出。

   慕哥哥。 她是意识到了自己说了什么。

   对不起 他眼里的受伤是一闪而过,像是下了什么重大决定。

   既然我真长得那么像他,那你就把我当作他跟我过吧?

  他握紧她手。她一时怔住,不知作何回答。

  早已全国散布消息寻找相同血液之人,他身子也是一天不如一天。

  有时吃着饭也能晕倒,她心里是一阵着急。

  郑城那边传来消息,找到血液相同之人,他并愿换血。

  这无疑是天大的好消息,事不宜迟,他们匆忙收拾行囊。

  连夜赶路,几日便到达了郑城。

  换血前她紧握他双手,比他这要换血之人还要紧张。

  他答应让她陪在他身旁,换血时却不见一踪影。

  隔着一张纱帘,望不清愿意换血之人的样子。

  他也没多在意,就这么径直地躺下,等待着下一步。

  换血是意想不到的顺利,他想亲自向换血之人道谢。

  未料大夫总不让他相见,他越感觉不对,推开大夫。

  纱帘后是躺在床上面无血色的她,他突然什么都明白了。

   若是她有何三长两短,我定让你们给她陪葬。

  他抱着她,身旁小斯递过信封:

   公子,这是云惜姑娘让我转交给我的

  他脸色惨白:

  沐哥哥:

  对,这次我没有叫错了,是叫你沐哥哥,对不起,瞒了你这么久,你不知道当我知道我的血液和你相同时我有多高兴,又有多害怕,高兴的是你有救了,害怕的是我怕痛,是不是觉得惜儿很没用啊,我也觉得自己很没用,不过为了救你,惜儿不怕,沐哥哥,若是惜儿不在了,沐哥哥不要害怕,惜儿只是在另一个地方守护着你,惜儿总觉得是欠了沐哥哥的,这下总算是可以还清了,不要怕沐哥呆,惜儿会一直陪着你的,还有我全名的是夏云惜,你好像还不知道我全名吧,要记住了。

  惜儿

  番外

  又是立夏,娇阳似火,桃花朵朵。

  桃花树下,女子一身粉衣与桃花相映。

  所谓人面桃花相映红。

  微风轻轻吹,桃花纷纷落下。

  她摊开手掌,接住掉下的花瓣。

  一朵、两朵、三朵

   惜儿 她回头。

  他一身蓝衣站在花雨中春风满面。

   我给你做了你最爱的桃花羹,你尝尝。

   嗯。 她巧笑倩兮迎上去。

  石桌上一起坐下,她端起桃花羹,缓缓入口。

  许久不给予评价。

  他有些着急 怎么样?

  她大笑 真好吃。

  他轻呼一口气。

   惜儿,下一站想去那?

  他揉了揉她的秀发,眼神无比宠溺。

  她作思考状 洛阳吧,我听说洛阳不错。

   我倒是觉得平城不错 他故意与她相对。

   洛阳 她对着他耳朵大叫。

   还是觉得平城不错。 他一脸淡定。

   洛阳

   平城

   洛阳

   平城

  你一句我一句,她终于妥协。

   好啦好啦,先去洛阳,再去平城行不行?

  她撒娇。他作思考。她上前摇晃他手臂。

   好不好嘛?

   嗯 他轻笑。

  她双手环住他脖子。

   就知道沐哥哥最好了

  整个桃花林都是她的盈盈笑声。

  (完)

  上一篇:寻妻 下一篇:传奇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优美散文  |  精彩小说  |  世界名著  | 
皇家88网址_皇家88平台登录_皇家royal88 All rights reserved.